首页 阳谋高手 下章
第08节
8

 王禺丹的事办完了,问欧佟回不回去。欧佟说,难得来一次北京,有些关系还没有走动,想多留几天。王禺丹说,你倒是上心,不过,你那个小公司,生意也做不到北京来,现在却在北京大肆发展人脉,有用吗?欧佟说,他也不知道有没有用,做了应该比没做好,既然来了,能拜的庙都拜,能供的神就供。

 王禺丹给他留了一箱烟,又告诉他,走的时候,跟办事处打声招呼,他们会来结账。王禺丹有专人送去机场,他也就没有去送。

 以前,每天都和文雨芳短信聊天,这些日子在北京,因为事多,加上王禺丹在身边,就中断了。不过,文雨芳还是偶然发一条短信来,欧佟不回,她也没有怨言。看来,这个女人颇为善解人意,并不一味地纠。这倒让欧佟对她有了些好感。

 因为每天的程都安排得很,回到酒店的时间便很晚,加上常常喝酒,难免会忘东丢西。这天晚上,忘了给手机充电,结果还没到中午,没电池了。晚上回到房间时,已经过了十二点,第一件事,便是充电。刚刚打开手机,便有一条短信进来:

 当你读这留言,你已欠我一个拥抱;删除这留言,欠我一个吻;要是回复,你欠我全部;要是不回复,你就是我的了。

 没有落款,只有一个坏坏的微笑。

 欧佟知道,这是文雨芳发来的。欧佟回复说,你是及时雨,刚刚想你,你的短信就来了。

 因为几个小时没有开机,短信一条接着一条。欧佟先回了文雨芳,才去看那些短信,其中有局里那位领导发给他的,要求他尽快回电。欧佟已经调出了这位领导的手机号,又想到时间太晚了,恰好短信声再一次响起,他便打消了复电的念头,看短信。

 是文雨芳的回复:八百年前的事了,你现在才回复。我正和周公打架呢。欧佟说,那好,继续打。我做裁判。她说,拉倒吧,你还是回你的温柔乡去吧。他说,我的温柔乡,不是在你怀里吗?她说,我的怀里倒是温柔,但容不下一个你。他说,你又没试过,怎么知道?她说,你试过毒品吗?如果没有试过,你为什么不去试?他说,在你眼里,我等同于毒品?怕上瘾?她说,怕不消化。欧佟转换了一个话题:最近见到杨大元没有?她说,在一起吃过两次饭。他说,你不是反感他吗?她说,有什么办法?人类的生存法则就是如此,注定要和不喜欢的人经常遭遇,比如某某人。

 欧佟正要回复,电话响起来,拿起一看,是广电局的那位领导。这么晚还给自己电话,一定有什么事。果然,领导在电话里对他说,为什么一整天都不开机?欧佟说,我说电池没了,你相信吗?她说,少贫。你在哪里?他毕竟还是广电的职工,没有请假就跑到了北京,这可是一大罪状,便说,还能在哪里?自然在雍州。她说,不在家吗?打你家的电话,也没人接。他不正面回答,而是反问,有事吗?她说,你准备好,局里明天找你谈话。欧佟愣了一下,反问,找我谈话?谈什么?她说,你脑子短路了?当然是升副台长谈话。他真的脑子短路了,<阳谋高手>
上章 阳谋高手 下章